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行走在高原的阳光男孩——一位同行者的感言

2014年01月09日 12:43   来源: 霓裳羽衣的后花园      【字号 :

我想,能够让小胡坚持将公益之路走到现在并一直走下去的,也就是这样一种奉献精神和一颗忧患天下的爱心吧。

一直以来,码字为乐的我心里就有很多感动,并想将那份感动表达为文字的想法。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和时间,或者说有了机会和时间却为这样那样的事耽搁了,直到那一天,小胡给我打电话说有几个网站要他的资料,可是他每天很忙很忙,忙得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了,希望我能为他草草地写几笔,我心里的那份感动便凝结成文字渐渐地落到了纸上。

其实早在好几年前,从一个在武威的亲戚那里,我知道了“千乡万才”这个公益组织,也听闻了他们的一些活动,但是我向身边的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打听,好像都不知道天祝有这样的组织存在,说真的还一直有点遗憾。但是一个偶尔的机会,我突然想到了利用网络搜搜看,于是发现了很多条词条和衔接,随着浏览的增多,发现了每一条衔接里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胡玉龙”,原来他正是天祝县千乡万才数码科技服务的负责人。

随着浏览网页和图片次数的增多,一个长着圆圆脸、大眼睛的阳光男孩形象跃然屏上,我一直奇怪在一群脸色红黑的藏区姑娘小伙组成的志愿者中间,何以独独他有着白皙干净的面孔,好像不受高原紫外线的照射,或者是善于保养的缘故?但是分明看到他经常深入到冬天冰雪覆盖寒风凛冽、夏天炎阳高照紫外线非常强烈的草原和农村走访调查、捐款送物资,还经常亲自装卸从外地捐来的物资,甚至带着一帮牧民和志愿者到冰雪未消的草原上拾牛粪……看得出他是个颇能吃苦耐劳的小伙子,只是奇怪他明明作为做网络的经营者,怎么会整天和这这些农牧民打交道?

直到后来从一个偶然知道了他乃是天祝县千乡万才数码网络服务兼好几个社会公益组织的驻天祝负责人。

已经记不清如何加上了他的qq,不过随着和他在网上的交流的增多,从和他的qq聊天中,我才了解到原来他是个湖北小伙,五年前从气候暖和宜人的家乡湖北宜宾来到海拔三千多米的天祝高原,先后干过很多职业,尝试过各种发财之道,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利用网络从事农牧土特产销售,成立了天祝县千乡万才数码网络服务站,同时他还担任了阳光助困网、施乐会等多个民间慈善组织的天祝负责人。他利用网络科技服务天祝企业和农牧民群众,致力于缩短天祝与世界的距离,把天祝高原的农牧产品推销到外地,让世界了解天祝、喜欢天祝,将天祝的社会公益事业和网络科技服务干的有声有色。

作为一个自小在气候温润宜人的南方长大的小伙子,小胡从来到天祝后不多的几年里,就对天祝高原高寒缺氧的气候从不适应到适应、对天祝多面少米、动辄牛羊肉、奶茶的饮食习惯从不喜欢到喜欢,渐渐地爱上了这一片民风淳朴的热土,还在天祝安了家,当了天祝人的女婿,成为一个可爱女孩的爸爸,他的妻子小张是他的公益事业最重要的支持者,也是他的千乡万才公益社的重要成员之一。

成为qq好友后,我更多地了解到小胡从事的事业。看他的空间,鲜有灌水式的无聊贴图和转载的口水文章,更多的是走遍天祝的村村寨寨送物资走访和救助困难乡亲和学生的大量实例图片和说明性文字,还有就是他替各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户所设计的农牧产品网站和产品广告。因了我的工作性质也经常要和企业打交道,前些年也经常下乡收费、检查、调处消费者申诉举报,这些企业和村寨有些是我所熟悉的,而有些则是我闻之未闻的。但是由于近些年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发挥工作职能、利用商标富农平台替这些企业做好宣传和服务工作,同时为我钟爱的文学创作汲取点有益的营养,所以也就不自觉的对他和他的团队的行动多了些关注。但是由于单位工作分工的原因和社会活动范围的限制,我没有机会更多的深入民间和农户中走访调研,并没有机会真正能为这些企业和农户做些什么,不能真正走进农村去了解农牧民的现实生活,除了坐在办公室里根据道听途说想入非非写点设想性的文字,自然也就写不出一点新鲜的东西,自己也觉出了江郎才尽、无病呻吟的空虚和痛苦。

后来闲聊中我将我的一些想法和打算对小胡和盘托出,未料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他说你可以参加我们的千乡万才公益社,以后利用周末、节假日等业余时间到农村走走看看,实地调查了解农村生产经营情况和农民们的现实生活,这样更有利于掌握第一手资料,并利用你的工作性质和专业特长为我们的公益事业做些什么,同时说不定你可以了解更多的人和事,为你的写作积累素材,写出贴近民生的东西来。他的话倒是真的打动了我。在他的推荐和帮助下,我首先给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报了名,目的是让从小生长在城里、虽不是锦衣玉食但也不知稼穑寒苦、身上难免有娇骄之气的孩子多接触农村生活,看看农村孩子的生活和学习环境,磨练一下他的心智、锻炼一下他的社会交往能力。但是好逸恶劳是90后的通病,去了一次乡下,孩子回来后就喊农村条件太差、农民们只有分衣服抢物资,而志愿者却吃不上饭、喝不了水,他受不了那份疾苦,再也不去了。加之随着课业的加重,周末成为孩子休息玩乐的重要时段,我只能默许他暂时退出,而我为了兑现自己也为公益事业做点什么、顺便把天祝的村村落落走遍的誓言和梦想,成为千乡万才公益社的一员志愿者。

跟着小胡一行作了几次公益,我才对小胡其人其事有了更多的认识。无论是正面还是侧面,都可以看出:年方二十多岁的小胡是个心底很纯洁很干净的人。在他高原的阳光一样明朗的笑容背后,他有着商人的精明利落,更多的是一份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和关爱,他用一颗热爱公益、执著事业的金子般的心感动了身边的人,在他的感召下,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他的公益群,也就有更多的困难群众得到了帮助。

和小胡的真正接触是小胡开着车带我和另一个志愿者到一个村子去替一个企业找些工人。一路上去,车窗外不时有农民打扮的人探看着,冲他打招呼。我奇怪那些人怎么好象都认识他似的,小胡说还真认识他,因为这些年他一直在农村跑,走访困难户、给他们送捐赠物资、替他们的产品做宣传、搞促销,也总有人主动找到他谈自己这样那样的打算,他的车所到之处他们都自然认识他,有时候他们上街还专门问他的车来不来以便搭个顺风车,而他也从不推辞,只要车里有空座位,就会顺便拉上一个两个人,当然从来都是免费的。这让我有点担心地提醒他注意安全与责任,因为越来越多地听到搭顺风车发生的交通事故中那些没有收钱却不得不承担责任的好心办坏事的事例,我不希望他无辜地去承担那些责任,便表达出了某种担心。小胡也便无奈了,直说他不忍看那些路边求助的人在寒风中等待,也只能祈求不要发生意外了。

当我谈起自己多年来在如何更好地为农牧民群众服务方面的一些看法和心得时,提到一句著名的广告词:“天下白牦牛,唯独天祝有”的霸气和豪迈,小胡说:“现在不是了。东北和山东都已经有了。”

我很奇怪:“谁发现的?是真的白牦牛吗?”

“我送去的。当然是真的。”他淡淡地说。

“怎么?”我更加奇怪,“你替天润公司的白牦牛产品做销售?”

“不,我送去的是活牛。通过网络联系好买家,我这边直接租车用大卡送去的。黑龙江、山东等地都有,十好几头了。他们要是驯养成功,以后全国各地气候适应的地方都可能会驯养发展起来的。”

我再一次为他的能量刮目相看起来,不得不说:“感觉你怎么有点手眼通天的能耐呢?你还用网络给外地送去了什么?”

“把天祝的蔬菜和羊肉买到外地,还给贵州送去了天祝草原的几十车牛粪。”

“贵州人用牛粪干什么?烧火?煨炕?”我更吃惊,原来在他的网站上看到过他带着一班人在草原上拾牛粪,还以为他是捡了牛粪分给贫困农户烧火呢,却原来送到了外地,难道贵州真的穷和冷到了用牦牛粪便取暖的地步?

在一边听我们谈话的志愿者小魏哈哈大笑:“哪里!他们用牛粪种蘑菇!那是完全纯天然无污染的肥料!”

“哦?”我顿时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有点无地自容了,不过很快地转移了话题:“那个《游戏地球》视频中,任贤齐真的到过天祝草原?是你接待的?你是怎么和他取得联系的?他人怎么样?”

“是,真的到过,去的是抓喜秀龙草原。我们爱心社的做的接待,群里的都参加了活动,我们和他在那里一起玩了两天,他人很好,非常实在。”

我不胜向往地谈起第一次看任贤齐和张柏芝演的那部电影《心语心愿》时的感动,暗恨自己早点没有参加到他们的组织中来,那样我的业余生活将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啊。还能有和明星面对面的机会呢!于是再三向小胡要求:“以后我即便参加不了你们的每次活动,但是凡是大腕明星在场的机会一定别忘了叫我啊!就算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跟明星见个面!”小胡和小魏都笑了。这是小胡很快乐平和的一面。

再有就是那次到安远镇河底村送物资。河底村是一个县级贫困村,多年以来,一直作为我单位的定点扶贫村受到单位多方面的帮助和扶持。我的单位和同事们都曾为改变那里落后贫困的面貌捐过款献过物,为那里出资修桥补路修学校买课桌。后来从小胡主持的爱心群里看到他从别处募集来了一批过冬的衣物,我这个公益组织内的新人便斗胆地向小胡提出要求:能不能给我单位的扶贫点一些捐助物资?未想小胡听我简单地介绍了那里的情况后就爽快地答应了,我便将此消息告诉了负责那个村扶贫工作的老同事。我的本意是我给他联系到物资,让他和小胡联系了直接送去得了,我个人就不出面了。不想善于干行政工作的同事将此事报告给了单位一把手,而且引起了一把手的高度重视,专门叫我去给他汇报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并做出安排,派出专人专车送物资到扶贫村,并指示由另一名副局长亲自带队、我亲自参加做好该项工作,并做好新闻报道。

带车到小胡处装物资也是他和副局长、扶贫点负责同志三人亲自装货的。我们的大车小车到了小胡楼下,见他简衣素行,正在将幼小的女儿送到亲戚家代管,自己和妻子早早地等在地下室门口,亲自提包装车,弄得浑身上下一片肮脏,直到一车的物资全部装上了车,他才去擦掉了衣服上的灰土,安排妻子料理其余的事务。我开他妻子小张的玩笑:“你老公干公益,每天这样当装卸工,衣服都破的快些吧?还要你每周花好多时间洗呢!”小张笑说:“我们家很民主,谁有时间谁洗!就是洗衣粉和水格外费!”

由于事前我知道小胡做公益的费用都是自筹的,自己开车会增加他的油费开支,就建议了一下没有让他开车,而是和我们单位的领导同车。一路走来,言语很少的小胡对我单位领导的各种询问只有简单的几句话,对自己的事迹不夸大也不宣传,而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向领导介绍了我所知道的小胡的一些事迹,意在让他的事迹引起领导的重视,在今后的工作中得到更多的支持。

后来到了河底村,我们才知道由于事前单位的安排比较周到,安远镇政府的一位副镇长亲自到现场主持发放仪式,老早地就赶到了临时充当村委会的小学校门口,和村上的书记、文书、村长等等着迎接我们的到来。小胡到了目的地第一件事,先是把印着“天祝县千乡万才公益社用网络缩短天祝与世界的距离”内容的横幅挂了起来,然后很低调地跟在唱主角的我们单位领导后面,听他们谈话,只是在村委会班子组织农牧民发放物资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用来汇报和证明。相比于他的低调,而我作为“单位的人”却是高调的,不但给村委会成员宣传了我们公益行动的目的和意义,同时也宣传了我们单位工作的性质和发展农村经济的政策法律,还给他们送了我自己印有“服务企业万户行字样”的名片,说希望他们能尽快地建立其有自己特色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种植养殖业,我们可以替他们做好网络宣传和服务等的大话。其实这大话的后台就是小胡主持的公益社。

两地领导相见言欢,还有很多话说,我们几个志愿者则奔向下一个目标:到古浪县黄羊川国际会议中心为我的家乡去取一批捐赠的衣服。坐到租来的客货车上,我们没有了领导在场的拘谨,相谈甚欢,做了很多公益方面的计划,也听他谈了他这些年搞公益事业的苦与乐,但感受更多的是他对生活在天祝县恶劣气候条件下的农牧民群众的那种深切的关怀和忧虑。

那次的故乡之行很顺利,到我的小学母校送下了物资,在村党支部书记兼我的小学同学家里吃了他大姨子炒的鸡肉、并向一个有意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老乡宣传了合作社的组建方式和登记程序,答应帮他们已建和未建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做网站、替他们的产品做广告、负责帮他们营销产品。返回县城时,天已经黑透了,县城里到处华灯初上,我的十多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家等为公益事业而迟归的我,而身为一个年幼孩子的父亲和娇小女子丈夫的小胡,却是无数次这样的迟迟归来了。

这几次参加的公益行动让我多少得到了一些见识和经验,正要感谢小胡的引领,他却在qq聊天时说:尚姐,我发现自从认识了你,我们的公益事业顺利了很多。我知道小胡的意思是我为这次送物资行动得到了单位领导的肯定和支持,节省了他宝贵的经费,但是实际上我们是拜他所赐才有了免费的物资来借花献佛的啊。真正做出大贡献的是他,但是他却把荣誉给了我,这是一种气度呢,还是一种手段?我觉得年纪很轻的小胡身上没有一般年轻人的浮躁和散漫,更多的是对公益事业的热爱和对自己事业的执著,我便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更加努力地致力于公益事业,多为这个组织和活动出谋划策,多做些事情,这样才能回报他们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而见识到小胡高效的办事能力的实例是在去松山镇芨芨滩村送物资。芨芨滩是个寒冷多风的牧民村,全村100多户、400多口人,过去几乎全靠天吃饭,每家每户都是散养牛羊的牧民,村民的受教育程度也偏低。现在推行了温棚养殖,农牧民的生活条件明显有了改善,孩子们基本都能进学校读书了,但也由于自然条件太差、农牧民生活依然很是艰苦。这个村里的扶贫行动是我发展的一个志愿者联系的,她不但取得了村委会的积极响应,为我们的公益行动争取到了一辆送物资的车,还为我们的本次行动争取到了经费。当我们在村委会送下了物资,看着召集来的农牧民群众挑选衣服时,小胡始终在现场拍照取景,散发传单。后来人群渐渐散去,我们才发现小胡的车不见了,正在纳闷,他却从上面的村子里回来了,说是去看过了上面一个村的羊圈,已经替一个种植温棚联系好了一车羊粪作肥料。我不禁暗暗感叹他高效的办事能力和利用一切机会办事的作风。

而最近一次的公益行动是在我们去松山镇最偏远最贫困的一个山村送物资、走访穷困生家庭,这一次没有小胡同行,原因是这几天他又利用网络联系了一车牦牛送去了贵州,而这样的生意收入是支持他从事公益活动主要的经费来源和一部分生活来源。这次我们去的那个村子名叫小歇地沟,车到松山镇后又走过了一段比较平坦的地界,穿过了那一段水泥路拐到了一条土路走了很久才到。那条路非常曲折坎坷,也多亏了这次我们开的车是一个志愿者提供的性能良好的越野车。车在路上颠簸不停,简直是经过了百折千迴,才到了那个贫困破落的村子。据这个村的一个组长介绍说,这个村由于天旱地薄难以养活人,目前搬得只剩下二十多户人了,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他们几辈子只能靠这条下雨天一片泥泞、冬季冰封湿滑难行的路出行、孩子们上学更是需要每天在这条路上往返六七公里步行到校,求学之路相比发展之路更加艰难。这一点,从我们来的路就可以看得出来。而据小孙讲他们在小胡的带领下一年多时间已经跑遍了天祝的乡乡村村,而且还将继续走下去,这样的路已经不是第一次走也不是最后一次走。

在这个村,我们走访了几户贫困家庭,绝大多数住的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盖的土坯房,曾经在地震中成为危房,但是没有钱翻盖只能勉强住着。而且我们也了解到:由于贫困,这里有多一半的年轻人娶不到媳妇,只能花钱托人到西藏领,领回来的姑娘言语不通,生活习惯也和他们那里的不一样,需要家里人教上很久才能彼此交流,但是就这些人中,有过几年生了孩子常住下来的,也有抛夫别子离家出走杳无音信的,这就又造成一些新的社会问题。而我们看到的有一户人家夫妻两个带着男孩住在只有一间墙角裂了大口子的破房子里,家具是一个破旧的柜子当作饭桌,唯一的家用电器是一台很小的黑白电视机。而且男的好像智商有点问题,女的一只眼睛全瞎了,行动当然不便。可是他们唯一的男孩非常活泼聪明,长得也很白净可爱,不过嘴唇上面磕掉了一片皮,结了血痂,他的聪明伶俐和家庭环境都令人心疼。

从这个村回来,我的感冒更加重了,心头更是沉重,对小胡偶尔流露出的对这些贫困家庭的忧心和牵挂有了更多深切的体会,无形中也增强了我对他引导的公益活动的认识,原来这真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的事情,既不是游戏也不是旅游,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精神和一刻博爱的心。我想,能够让小胡坚持将公益之路走到现在并一直走下去的,也就是这样一种奉献精神和一颗忧患天下的爱心吧。

分享到:
广告招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请文明上网 须理性发言... 您可以输入300

共有138参与 评论90条(查看)

文明与奢侈是两条道上跑车
礼仪交往行为美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